最后的疯狂:日本投降前夜的兵变

时间:2017-07-10 17:30 点击:

1967年,日本东宝公司拍摄了一部近似于纪录片的电影:日本版“最长的一天”。讲述了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正式宣读战败的前一天,那个漫长而充满变数的一天,宫廷会议,密谋政变,差点流产的投降书,近卫师团血案,军队叛乱,自杀,他杀.........主演是日本昭和年代首屈一指的男星三船敏郎。
1945年4月,第二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日本方面,败局已定的大势中,东条英机及其内阁下野。业已77岁高龄的铃木贯太郎经昭和天皇(裕仁)的劝说,同意出任新一届的首相。在随后的组阁中,陆军大将阿南惟几确认为陆军大臣的人选。在此期间,希特勒饮弹自尽,欧洲战场尘埃落定,东京大空袭、《波茨坦公告》、长崎-广岛原爆,日本站在了历史的十字路口,命悬一线。以畑中健二等少壮派军官为代表的主战派摩拳擦掌,等待和同盟国进行本土决战。政府高层方面则出于各种考虑,就是否终止战争进行激烈讨论。
 
苏联的突然宣战让日本的最后幻想终归破灭。8月9日,铃木贯太郎准备觐见裕仁天皇,劝谏其行使大元帅令抑制军队。内阁会议上,为了保护裕仁天皇全身而退,铃木首相做好了舍弃老命,接受死刑的准备,力主接受波茨坦公告,尽快结束战争。阿南陆军大臣认为必须有条件的接受波茨坦公告,如果条件过于苛刻不惜本土决战到底。海军大臣指出日本实质上注定败局,别无选择。就在会议进行期间,美军发动第二波原子弹攻击,长崎遭受不次于广岛的核打击。随后,裕仁天皇对铃木表示:“以朕的名义开始的战争,若以朕的肺腑之言收场,朕将无胜感激”。阿南大臣的部下进言,认为若就此终战,大和民族将同灭亡无异,故应坚定本土决战之信心,发动“特攻”,以二千万军民为特攻队参战,日本列岛再起“神风”之神话,置死地而后生。
 
在随后的高级会议上,有人提出铃木内阁应对原爆袭击负责,集体辞职。铃木首相坚持将完成终战使命。阿南大臣提前离席返回陆军省,参谋次长建言由陆军采取措施全国戒严,推翻内阁建立军事政权。在夜间的御前会议上,持续两个半钟头的争论后,战争指导会议的六位大臣对是战是和依旧是三对三,无法得出结论,铃木首相正式提议请求天皇圣断。裕仁天皇表示为存续国家之希望、保存尽可能多的国民之生命,以图他日东山再起,决意终止战争。
会后,东条英机单独面见天皇,坚决反对接受波茨坦公告。东条把军队比喻成海螺的壳,若壳破裂海螺则无以保命。裕仁谈到拿破仑的前半生为了法国鞠躬尽瘁,后半生却只为个人荣耀穷兵黩武,他不想步拿破仑之后尘。而此时的陆军内部已分化为和平和抗战两派,其中主战派内又有推举阿南的政变派和连同阿南一起打倒的过激派。
 
8月12日凌晨,同盟国对日本发出文件,要求日本政府权威应SUBJECT TO盟军最高司令官,即天皇的权威应从属于GHQ。日本政界对这一SUBJECT TO的措辞表示不能接受,消息传到陆军省,年轻军官们如受奇耻大辱,愤愤不平。
 
8月14日,日本召开了最后的御前会议。在这次会议上,除了最高会议的人员外,内阁全体成员也都参加了。首先由铃木首相报告接受《波茨坦宣言》的经过、对方的回答,以及军部和外务省等意见分歧,然后提交会议表决。当时,军部只简单地发表一些意见,并未深入讨论。天皇即依照外务大臣的意见予以批准,接受美国的回答。于是最后天皇本人决定接受《波茨坦宣言》。
 
主张在本土决战的陆海军极端派军人,对于终战非常不满,从感情上而言也非反抗不可。如想控制少壮派军人的确是非常困难的。少壮派军人是在昭和动乱的时代一直支配着军部的实力派。少壮派军人的计划是立刻用军人的力量实行叛变,将天皇身边的主和派人士及阁员予以全部铲除,拥护天皇继续实行战争政策,阻止敌人的登陆,主张在本土与敌人决一雌雄,万一战败了的话,全国国民即使都自杀,也在所不惜。但是,决不在本土没有决战之前就考虑停战。
 
阿南陆军大臣于8月14日召开的最后御前会议之后,抱着极度悲愤的心情,访问梅津参谋总长,指责终战是不适当的,表示事到如今军部只好决定叛变,拥护天皇,成立军政府,继续战争,并要求梅津参谋总长也参加。梅津已经获悉了军部的动向,他听完阿南大将的要求后,严肃地阐明了建军之大义,并表示:天皇的御旨既已决定,而且御前会议上又很清楚地亲自批准了,故大义名分已判然,所以军部无论遭遇何困难也必须采取万全的措施,这是军人的义务。
8月15日凌晨2时整,近卫师团的一千多名官兵包围了皇宫,如同“二·二六事件”一样,大部分官兵都不知道他们是在反叛,从外表上看,这只不过是紧急增强皇宫的常备警卫力量而已。不到几分钟,皇宫所有大门都被关闭,并切断了皇宫与宫外的一切通信联络,天皇与外界彻底隔绝。这时,在宫内省,天皇录音完毕刚刚回寝室休息,日本广播协会的工作人员收拾好录音器材正准备乘车离去。当汽车开到不足50米的坂下门时,手持上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的士兵拦住了他们,他们正奉命逮捕广播协会的所有人员。广播协会的人员被带到一间小木屋里受审,其中一个人供出录音唱片已交给—个侍从保管。于时,一个搜索小分队便被派去搜查宫内省。
最长的一天:日本投降前夜的兵变
 
大约在凌晨三点半钟,叛军占领了东京电台,他们准备使用电台发布政变通告。但是美国航空兵的例行空袭妨碍了他们,因为电台此时必须用来向东京市民发布空袭警报和空袭进程。
 
此举成功地孤立了天皇,但却怎么也找不到天皇的录音唱片。另外,被他派出执行重要任务的井田中佐带回来的消息更令人沮丧:东部军管区不愿介入兵变,阿南大将也不愿把他的命运同叛乱者们联在一起,虽然他领导了御前会议中的主战派,虽然他也同情叛乱者们,井田带来的消息意味着叛乱者们得不到外界的任何支援。而且如果近卫师团的官兵们一旦发现他们的上司已经被杀,肯定会拒绝继续干下去。
 
8月15日晨6时15分,军管区司令官田中进入皇宫,亲自指挥,撤出了部队。上午8时许,局势趋于平静,兵变彻底失败。当阿南得知兵变失败的消息时,他立刻按照严格的规矩剖腹自杀。
 
正午前夕,在以有军队和宪兵加强警卫的电台里,正在为重要广播作最后的准备。那些叛乱分子拼命搜寻的录音片子,终于从储藏处取了出来。12时整,事先得到通知的日本国民打开了自己的收音机。他们等待着新的“坚守致死”号召,可是替代这个的,竟是世人熟悉的“现在朕命令我国人民放下武器并确实执行一切条件……”的玉音放送。
上一篇:太监张让杀何进的底气哪里来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