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前的环境也具备共享经济生存和发展的土壤

时间:2017-03-31 19:31 点击: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2025年全球共享经济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350亿美金,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36%。有业内人士指出,在未来3—5年内,中国的共享经济会达到全球第一。

这并非没有道理。当前中国的互联网发展越来越快,各种新的移动互联网产品的研发引进、各种商业模式崛起,平台跨地域连接线上线下的能力不亚于美国,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许多拥有数亿用户的互联网平台在数据开放性与触达供需两端、连接海量粉丝与用户平台体量基础已在。

但在线下,国内地域资源极度不平衡,包括农村与城市的人才与就业资源、一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的需求和供给的不平衡,劳动力、技术、资源不平衡。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曾经指出,劳动力总体仍在高位运行,一方面是招工难,一方面是就业难。说的就是这种信息与资源的不对称的现象。

加之经济下行、缺乏保障,加之裁员潮频频出现,对于企业来说,裁员更多是源自外界的竞争压力与狼性文化的机制效应,但对于企业中的个体而言,加深了人们对于未来不确定性的焦虑,人们需要更多的收入模式来确保安全感。

年轻化与裁员潮:中年专业人士离开组织成为自由人或成为趋势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当前许多企业与行业尤其是科技互联网行业的员工普遍是趋向年轻化,百度平均年龄大致是26~27岁,阿里与腾讯平均年龄28左右,我们不禁要思考,未来那些上了年纪但是依然不是在公司中高层管理层或者企业骨干专家一列的人才,未来很可能会陷入一种留或者不留的两难困境。

我们看到不久前关于“华为清理34岁以上老员工”风波事件以及此前关于《深圳两套房面临失业中年财务危机引发家庭悲剧》的文章的文章可知窥知,从当前科技互联网行业来看,老员工普遍其实存在一种焦虑,有经验有能力的老员工身陷中年危机未来也可能成为一种常态,那么可能会有几种出路,要么跳槽做中高层管理,要么创业或者单干做自由职业者。

在当前的互联网IT行业,焦虑无处不在,这种焦虑一方面源于高房价,而另一方面,存在于职场升迁渠道僵化之后,收入与期望之间的落差,以及内部竞争不平衡导致的一种求之而不得的痛苦,一种是不确定性的裁员与淘汰危机,人们希望改变现状。

因此,总有很多成功的专业人士因为种种原因离开职场,而离开之后,未必都会选择创业,一方面当前经济与市场环境下的创业意味着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放弃了依附一个组织的资源和约束,当这个群体依赖它们本身的资源与天赋以及经验去整合资源释放潜能,自由人可能会成为另一种选择。